<rt id="n1p38"><optgroup id="n1p38"></optgroup></rt><rp id="n1p38"></rp>
    1. <tt id="n1p38"><span id="n1p38"><samp id="n1p38"></samp></span></tt>
      <rt id="n1p38"></rt>
      <tt id="n1p38"></tt>
      1. <rt id="n1p38"><optgroup id="n1p38"></optgroup></rt>
        1. <s id="n1p38"></s>
        2. 所在位置:首頁 > 廉韻清風 > 先鋒人物 > 正文

          蔡美彪:平實而通達的引路人

          十幾年來,每年我都會找時間去蔡美彪先生位于北京東廠胡同的辦公室或者東總布胡同的家里坐會兒,時間有長有短,有時是有事請教,更多的就只是聊聊天。查看近年的微信記錄,2018年初看望蔡先生,91歲的他思維敏捷,談笑風生,我跟他說起今年是國家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成立60周年,也是中華書局開始專業出版之路60年,蔡先生說新中國學術成績最突出的考古發掘、古籍整理和民族調查三個方面,古籍整理就在其中。2019年初看望蔡先生,他將自己的藏書《元典章》法律館本送給中華書局圖書館,并親手將這套書從書架上取下交到我手中,說這套書是他1950年在北大文科研究所讀研時候買的,跟隨他近70年。2020年1月21日,我最后一次去看望蔡先生,從早上聊到中午,蔡先生講了他一貫重視的古籍整理、考古、民族研究,有感于現在的情況,他特別說道:學術研究不同于宣傳,學術研究旨在“破解難題,探索未知”!

          這一年受疫情影響,我沒敢去造訪。今年新年后,北京經歷了幾天極寒天氣,走在路上,我突然就想到了蔡先生,一陣揪心。沒承想寒潮過后的1月14日,蔡先生卻永遠地走了。天寒地凍,我又痛失一位引路人。

          二十四史駐心田

          第一次見到蔡先生的情況,已經無從追憶。2006年4月5日,蔡先生參加了中華書局在香山飯店召開的點校本二十四史修訂工程專家論證會,這是二十四史修訂工程第一次對外征求意見,北京地區著名的文史學者任繼愈、何茲全、馮其庸、田余慶、蔡美彪、徐蘋芳、白化文、樓宇烈、陳高華、陳祖武、安平秋等諸先生悉數到會,就二十四史修訂的必要性和需要注意的問題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論證。未能到會的季羨林先生寫來了書面發言《我的建議》。季先生文末的一段話,在我過去十幾年工作中,常常響徹耳畔。他說,學術界、出版界也是有黃鐘和瓦釜的,我們的責任是,拿出良心,盡上力量,讓瓦釜少鳴,或者不鳴,讓黃鐘盡量地多鳴,大鳴而特鳴。他直言:“修訂版二十四史出版之日,就是古籍整理與出版的黃鐘大鳴而特鳴之時?!?/p>

          蔡先生在會上詳談了他所知的二十四史點校情況,最后說:“學者寫史學文章都用點校本二十四史,說明點校本是公認的權威。威望很高,責任也很重。錯的地方就應該改正,否則對讀者有不好的影響,進行修訂很有必要?!庇终f:“有兩點建議:第一,廣泛征集資料,為修訂工作服務。第二,要通過修訂工作培養一批人才?!弊鳛榍懊嬉欢卧挼难a充,蔡先生后來還跟我說,過去30年,不管論文還是專著,都或多或少地包含著點校本二十四史的成果,包含著眾多點校者的貢獻。從這個意義上講,二十四史點校的成績和貢獻,并不限于古籍整理,更是對于這一時期整個中國歷史學的發展起到的推動作用。

          香山會議之后,二十四史修訂工作全面展開,而各史當年的點校情況、現在的隊伍情況,以及修訂工程如何開展等很多問題仍然困擾著我,我亟須聽到蔡先生的意見。我電腦里保存了一份與蔡先生談話的錄音,是在香山會議后的5月23日,地點是東廠胡同蔡先生辦公室。蔡先生對我提出的各種問題從不敷衍,即使是涉及對人的評價,也從不模棱兩可。蔡先生的看法總是平實公允,即使是否定性的意見,也不覺得他在隨口臧否人物。蔡先生看問題非常有思想高度,但又緊貼現實。在談到修訂目標和工作實際時,蔡先生說:

          過去我們常引馬克思的話,說在科學道路上沒有平坦的道路可走,要不畏艱難險阻,在崎嶇小路上前進。艱苦大概是難免的。但是也要考慮到從實際出發,我們實際能力能做到的。前幾天有記者訪問我,問我一個很大的題目,說以你的經驗,怎么運用馬克思主義研究歷史。這個題目太大。我說馬克思主義是很大的思想體系,有很多內容,我理解具體運用就兩條:一條是從實際出發,一條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從實際出發就是唯物主義,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就是辯證法。從實際出發,老老實實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就能達到馬克思主義的要求。我們這個工作,有很多事想得都很好,但具體落實的時候還是從實際出發,達到我們實際能夠達到的要求。

          就是在這一次請教之后,我們逐漸明確了修訂工作的一些總原則,包括最大限度繼承點校本成績,彌補完善點校本缺憾,形成一個新的升級版本。特別是復校底本的工作,因為大多數點校本的工作底本未能保留下來,加之“不主一本,擇善而從”的??斌w例,使得我們并不清楚點校本與底本之間的文字差異。因此蔡先生說,底本復校工作,哪怕校出來沒有差異,也是成績,我們知道了點校本與底本完全一致,這就是成績。蔡先生非常形象地說:“0是重要的數字,0也是成績?!庇纱瞬滔壬€說,修訂不能求多,對點校本的修訂不能以校改多少論成績。受蔡先生的啟發,我歸納出了“程序保證質量,一切可回溯”的工作要求,推行至今。

          2007年5月,點校本二十四史修訂工程第一次修纂工作會議召開。蔡先生在會上風趣地說:“剛才發言的都是各級領導,我是布衣之士,只能講兩點雜感。一點是緬懷舊往,再一點是展望未來?!辈滔壬僖淮螐娬{點校工作的學術價值:

          過去唐長孺先生說過,一條??庇浘拖褚黄T士論文。這話講得很深刻。??本涂简災銓Φ妆镜谋容^判斷,標點就標志著你對史料的理解。判斷和理解寫成文章就是論文。??币粋€字也可以寫一篇考據文章。但我想其價值恐怕不僅僅相當于一篇論文,而是從作用上甚至可以說超過一篇論文。因為你寫一篇論文,一篇考據文章,可能沒幾個人看,越專門越窄,不見得能發揮多大作用。但是如果你把考據??钡慕Y果表現在二十四史點校本上,通過校點展示出來,讀者用的可就多了,作用就更加廣泛。過去胡適說,發現一個字相當于發現一顆恒星,這當然有所夸大,但是說寫一條好的??庇?,相當于或者大于一篇考據文章的作用,我認為并不為過。

          最后蔡先生說到了二十四史修訂工作的難與易:

          這個工作真正做起來難度不小,因為前人已經做了,而且很有成效,已經通行30年,被學術界認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來做,有容易的方面,有難的方面。從難的方面講,在這個基礎上再提高一步,雖然是一步,不見得比原來的容易。我想到劉翔百米賽跑,得了冠軍,每次記錄之間差距還不到一秒,零點零幾秒,這零點零幾秒的難度比起跑時候零點零幾秒的難度要大得多。水平就表現在這兒,能否得金牌就看這兒。

          后來應我們的請求,蔡先生擔任二十四史修訂工程審定委員,并先后親自主持了遼、金、元三史的修訂方案審定,還陸續參與審讀了遼、金、元三史的樣稿。特別是《遼史》定稿前,主持人劉浦江教授已經病重,特別期待能看到老先生的外審意見。蔡先生沒有絲毫耽擱,讓劉浦江生前看到了他的審稿意見。檔案還保存了蔡先生提交的《遼史點校樣稿讀后隨記》,一篇2000字短文,能夠看到蔡先生的高度評價和認真嚴格的審查。蔡先生說:

          《遼史》修訂點校樣稿五卷收閱,此項工作啟動未久就有這樣的成果,令人敬佩。粗讀一過,深感點校組工作仔細認真,思考周密。點校者對有關史料研究有素,博引旁征,得心應手。照這樣下去,定能達到預期的目標,企予望之。

          接著他條列了標點和??贝嬖趩栴}十例,并再三叮囑:

          點校工作是一項繁重的工作,用力多而見效少?!哆|史》材料少而錯誤多,難度更大。因而需要反復推敲……校書如秋風落葉,難得盡掃,但改動原書,務須謹慎,請多留意。

          蔡先生對修訂工作的關心可謂無微不至,在收到新的修訂本之后,他都會給我提出具體意見或者需留意的傾向?!妒酚洝沸抻啽居〕稣髑笠庖姳?,蔡先生給我打電話,指出修訂緣起中的一個用詞不妥,原文是“……進行調研,確定了承擔單位和主持人”,蔡先生說:我改了一下,“確定”不好,改用“選聘”。不能把主持人當作你的下級,你去選定了誰就是誰,這不行,人家是來支持咱們工作的,是聘請人家來。這件小事給了我長久的教益,也可見蔡先生的為人風范。

          古籍整理常牢記

          蔡先生對中華書局有特別之情,首先是基于20世紀五六十年代他所參與的古籍整理與出版工作的緣故,再就是與中華書局老一代領導人金燦然先生的深厚情誼。

          1997年年底,蔡先生在《書品》上發表了一篇短文,題為《二十四史校點緣起存件》,回顧了他親歷的1958年9月13日“標點前四史及重繪楊守敬地圖工作會議”,并首次公布了由他起草的會議紀要,以及其后報送毛主席批示的全過程。歷時20年的二十四史點校工作序幕是如何拉開的,終于不再是謎。

          2008年前后,我看到聯經版《顧頡剛日記》中關于《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點校的記錄有多處提到蔡先生,于是我把日記做了摘編,送去給蔡先生供他回憶參考,請他寫一篇《資治通鑒》標點情況,這就是發表在《書品》2008年第3期上的《資治通鑒標點工作回顧》。

          《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的點校出版,是新中國古籍整理出版的標志性成果,是用新的方式方法整理出版古代典籍的最早嘗試,不但奠定了現代學科意義的古籍整理學,也引領了中國古籍整理出版事業的方向,是里程碑式的事件。蔡先生從1950年代起就在范文瀾先生身邊工作,親歷了新的中國史學會的成立、古籍小組的創建,親歷了科學院史學三所的分設和《歷史研究》的創刊,親歷了《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點校工作的組織實施……

          在二十四史修訂工程第一次修纂工作會議開幕前,蔡先生看了會場外陳列的二十四史點校檔案展,非常激動。他說:

          看到過去的檔案和照片,我感慨特別深。外邊檔案展覽的第一件就是我提供的——吳晗起草的、以范老和吳晗名義寫給毛主席的關于標點二十四史的報告。當時開這個會,傳達主席指示之后,范老召集幾個歷史所的同志研究,要我做記錄。我把記錄整理之后,送給吳晗,他修改了兩句,然后送給主席,還附了一封信。后來接到主席回信,明確了任務。會上的情況,我現在還記得一些,范老怎么發言,吳晗怎么發言,我都還記得。但是現在參加這個會的,只剩下我這個做記錄的人了,都不在了。

          我曾經寫過一篇汪篯先生與中華版《唐六典》的小文,里面引到汪篯到公安醫院看望金燦然,給金燦然的留言紙條。蔡先生看后特地打電話補充他所知道的情況,金燦然在公安醫院去世時,就是蔡先生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參與治喪的。蔡先生后來不止一次地跟我說,他每天上下班往返于總布胡同、東廠胡同,都要經過王府井大街36號。他說:“中華書局現在在王府井的讀者服務部,起的名字叫燦然書屋,我幾乎每天上班都看到這四個大字,深感慰藉。燦然書屋四個字,就說明他的貢獻并沒有被后人忘記,大家還在懷念他?!?/p>

          天假余年多成果

          在我與蔡先生交往的前半段時間,他一直每天到所上班,主要工作是完成范文瀾先生主編的《中國通史》,他自己的著作再版一直沒提到日程。我曾經一再提出為蔡先生出文集,先生總是回答我說“只要還能寫,就不去編”。2012年前后,蔡先生終于先后交給我們《遼金元史考索》《學林舊事》和《成吉思汗小傳》三部書稿,后來又將《史林札記》編好交付我們。

          《遼金元史考索》出版后,我們邀請京津地區的遼金元史學者齊聚中華書局,老中青三代學者高度評價了蔡先生的為學與為人。蔡先生最后發言,說得特別風趣:

          中華通知我開這次會,是對我的書做評論,我說我就不出席了,因為我一出席,大家就照顧面子,不好批評了。我不出席呢,大家可以暢所欲言。后來推辭不了,還是出席一下,可以接受大家的當面批評。不過我剛才聽了大家的發言呢,好像批評很少,鼓勵過多,我有點不安了。因為有些可以說是過獎了,獎譽過甚。我也不說我的工作都沒有什么成績,都沒有成績就不該出版了。但大家把優點講得過多了,超過我的實際。

          他開玩笑說:現在街上有好多老店要歇業,要做清倉甩賣,兩塊錢一件兒隨便挑。我出這兩本書,都是幾十年前寫的,對我來說是“清倉甩賣”,對中華書局來說是“廢品回收”。蔡先生最后的一段話最讓我感動,他說:

          為了答謝大家的鼓勵,我也匯報一下自己的情況,現在我還可以勉強做點工作。司馬光《通鑒》寫完給神宗上表匯報:“目視昏近,齒牙無幾”,“臣之精力,盡于此書”,其實他當時才六十幾歲。馬克思活了65,范文瀾活了75,我現在能活85,應該是天假余年,希望繼續在大家的支持、幫助下,我一定好好做點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成吉思汗小傳》是1962年蔡先生與金燦然同去內蒙古參加紀念成吉思汗誕辰八百年學術討論會時,金燦然跟蔡先生的約稿。蔡先生在《前言》里交代了緣由:

          我接受了他的邀約,即著手寫作。不幸的是,兩年后初稿寫成,他已患嚴重的腦病,不能看稿。史無前例的浩劫到來,他便在動亂年代凄涼逝去。我把書稿放在柜子里,也不再去理它,不覺已過了50年……現在拿出來出版,奉獻給讀者,也算向燦然同志交了卷??上б巡荒茉偎退纯?,不知是否合他的意。

          紙短情長,寄托了蔡先生深深的懷念。

          借蔡先生《成吉思汗小傳》和此前烏蘭老師《元朝秘史(??北荆烦霭娴臋C會,我們與南開大學歷史學院聯合舉辦了“元代歷史文獻整理與出版座談會”,并慶賀蔡先生米壽。蔡先生在會上談元史典籍整理時說:

          《史集》《世界征服史》,從洪鈞、屠寄到翁獨健、何高濟,經歷了80年;《元典章》,從沈家本到陳垣、陳高華,經歷了100年;《元朝秘史》,從葉德輝到烏蘭,經歷了100年??梢姽偶聿皇且粫r之事,后來的成果都包含了前人的貢獻,但關鍵要看你比前人有多少進步。

          蔡先生這一席話,切中古籍整理長期性的特點,也飽含期待。

          近幾年去看望蔡先生,總能了解他近期的工作動態,接收他陸續出版的新書。每次聊天,從社會新聞、學術動態、掌故逸聞,一直談到中華書局,滿滿的都是溫暖的鼓勵和豁然的啟迪。(徐?。?/p>

          ww久久综合久中文字幕,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久久,久久综合中文字幕无码